你的位置:深爱开心激情 > 国产电影 >

她患癌离世,一代传奇落幕了

  • 发布日期:2022-09-21 04:04    点击次数:61
  • 1950 年。

    他遇见她,是在美国的康奈尔大学。

    一眼倾心。

    像夏日的烟火,寻着细长的导线,啪啪引燃,瞬间绽开,成一个个热烈浪漫的符号。

    她远远路过,捧着课本,穿过教学楼。长裙,短发,明眸皓齿,气质凛然。

    他向人打听。友人说:"这是位天才少女。"

    多稀奇呐。

    天才 + 少女。

    在 50 年代的美国,如凤凰的羽翼,麒麟的角。

    因而,她是孤独的。

    她走在校园里,独来独往。

    拍班级合照,合照里的她,站在最角落的位置,淹没在一群男人中。

    但她的眼神孤傲却坚定。

    而这之于马丁,就是致命的吸引力。

    但在当时,旁人都说,怎么可能呢?

    17 岁的露丝,和 18 岁的马丁。

    一个似冰川寒流。

    一个像骄阳焰火。

    她安静,内敛,严谨,不苟言笑。

    他热情,张扬,幽默,侃侃而谈。

    化学的反应却刚刚好。

    她缄默自省。

    他就用自黑的方式,博美人一笑。

    她不擅厨艺。

    他就包揽三餐,一揽就是数十年。

    在他公寓的书架上,教烹饪的书竟比法律书籍更多。

    孩子们说,露丝负责点菜,马丁则负责把她点的菜做出来。

    以至于,后来人们常说,马丁热衷于作为露丝的丈夫而存在。

    这话透着另一层意思。

    一个男人,甘当贤内助。总不尽是褒义。

    可马丁不在乎。

    他用爱与信念,为她和他筑起了一道高墙栅栏,抵住了洪水般的非议。

    高墙之中,爱意温存,竟蔓延了整整 56 年。

    后来,谁也说不清,他们俩,到底是谁成就了谁。

    马丁是明白的。露丝和别的女孩不同。

    "在学校里,女孩们都在竭力隐藏自己的智慧,可露丝不。"

    一点也不贤良淑德,一点也不传统。

    她品学兼优,聪慧要强,胜过许多同龄男孩。

    有一次,教授在课堂上问:"你如何看待,你抢占了原本属于男性的法学院席位?"

    露丝噘着嘴,敢怒不敢言。

    她想不通,也看不懂,这个荒谬的世界。

    怎会如此?

    凭什么性别成了原罪?

    但在当时,她尚且不知该如何抗议。

    助她走出困顿的,是马丁。

    马丁发动所有亲朋好友,把她的简历投给各大知名律所。

    某家律所的合伙人公然放话:"律所不雇佣女人。"

    马丁信誓旦旦:"招了她,你一定不会后悔。"

    他给露丝坚定的信任。

    也给予她温柔的陪伴。

    露丝在华盛顿找到了工作。他二话不说,辞了工作,陪露丝迁徙到华盛顿。

    这举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。

    尤其是,马丁如此优秀。

    当时,他已在哥伦比亚大学任教。

    "他们想象不到,有男人会抛下自己的工作,追随自己的妻子。"

    他总是出现在露丝的办公室里。

    会提着她的公文包,为她把案卷铺好。随后走回自己的座位。

    两个人,捧着各自的书卷,埋头不语,安静专注。

    有一次,助理进来向露丝汇报工作。马丁原本坐在角落,突然间站起身。

    都以为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    然而,他只是径直走向露丝,为她整理歪掉的衣领,随后坐回角落,继续阅读。

    全程不曾多说一句。

    但空气里的每一帧静默,都成了爱的耳语。

    这是他们特殊的约会方式。

    一间小小的办公室里,涌满了独属于他们的浪漫。

    露丝是工作狂,常常一连工作十几个小时。

    为此,马丁煞费苦心。

    又是软磨硬泡,又是威逼利诱。

    每晚 7 点,他准时催促露丝回家吃饭。

    露丝总是嘴上答应,实则一拖再拖。

    这时,他就要唱音乐剧里的歌词了:

    "是啊,但你并不走。"

    露丝要是熬夜工作,他就勒令她睡觉休息。

    还故意挖苦她:

    "毕竟,人一天总是要吃顿饭,偶尔睡个觉吧。"

    他的幽默,他的浪漫,始终如此。

    没有甜言蜜语。

    但始终陪在身侧,暖她脾胃。

    于露丝而言,马丁亦是特别的。

    50 年代的美国,女孩更接近于男权社会里的一种点缀,一件装饰,一剂调味。

    没人会在乎,她们有没有头脑。会不会读书。事业有没有建树。

    马丁是例外。

    他常对别人夸赞露丝:"我的妻子很了不起,她会上‘哈佛法律评论’的。"

    而在当时,有资格成为法律评论的,学术成绩必须名列前茅。

    同学嘲笑露丝:"你看起来像个笨蛋。"

    他就鼓励露丝,别顾虑太多,去做自己想做的。

    后来在自传里,露丝说:"马丁永远让我相信,我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糟糕。"

    第二年,她果真做到了。

    在"哈佛法律评论"上,开出专栏,撰写自己的文章。

    再也没人敢小瞧这个女孩。

    1956 年,他们迎来了第一个孩子。

    彼时,露丝正在哈佛大学法学院。一边学习,一边带娃。

    又是马丁站了出来。

    凌晨两点,起床喂奶。

    也常常弹奏古典音乐给孩子听。

    非常辛苦。

    但从不言苦。

    "我一直支持我的妻子,这不是牺牲,这是家庭的意义。"

    还温柔又调皮地自我调侃:"我是搭上人生顺风车的幸运男人。"

    两年后,情况反转。

    马丁患上了恶性癌症。

    他开始不断地接受辐射治疗。

    副作用是身体虚弱,难以进食。

    这一次,换成露丝站起来,扛住生活重压。

    她独自带娃,

    照顾马丁的饮食起居,

    同时还兼顾两人的学业。

    她为马丁打印课堂笔记。

    还要抽空,阅读自己第二天要用到的案例。

    一整套流程下来,每天只能睡两个小时。

    或许是连老天爷都为之折服。

    一年后,马丁的癌症治好了。

    不仅身体痊愈,两人的功课都没落下。

    有些爱,真的能超越一切。

    之于马丁,超越的是疾病的困厄。

    之于露丝,是职场的举步维艰。

    后人评价露丝,用过一个狠词:

    "臭名昭著"。

    在男权主导的上层建筑里,她的名声赫赫,称得上是一种挑衅。

    她做过很多"疯狂"的事。

    为女性争取堕胎权利。

    创办《女权法律报》。

    也支持平权行动,

    推行同性婚姻合法化。

    她行兵布阵,周密严谨。

    让美国的最高法院,一项又一项地废除,那些区别对待女性的法律。

    她战绩斐然。

    6 次把官司打上最高法院,5 次胜诉。对手清一色都是男律师团。

    男人们大多恨她入骨。

    除了马丁。

    当整个世界都在对她说"不"时,马丁始终站在她身后。

    给予支持,给予充足的尊重。

    她说:"庆幸的是,在我的婚姻里,我不会受到二等公民的待遇。"

    直到 1993 年,露丝成了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。

    她在爱的泽福下,越走越远,越飞越高。

    她不再只是她自己,逐渐成为一枚标志,一种符号,一个文化偶像。

    女性们爱戴她。

    邀请她出席各种座谈会。

    将她的照片印制成应援物。附上标语:"没有露丝,你无法获得真相。"

    她和他的故事,还被人供奉为爱情范本。

    每次谈论起马丁,她总娇憨如少女。

    同事们时常羡慕:"在这座瞬息万变的城市里,他们竟然热恋了一辈子。"

    因为他们发现,马丁实在太完美了。

    每次去露丝家作客,下厨的永远都是马丁。

    从结婚伊始。

    他为露丝做的第一件事,是做饭。

    最后一件事,也是做饭。

    2010 年,医生给马丁下了病危通知。

    情况很不好,他的癌细胞已经转移,身体岌岌可危。

    他全身疼痛,十指颤抖,无法进食。

    纵然如此,仍然坚持下厨,为她煮羹煲汤。什么都不求,唯愿她吃得开心。

    这是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唯一的诉求。

    他一向如此。

    温柔全给了她。痛苦悉数尽收。

    他在遗书里安静地表白:

    "癌症已经让我痛苦得难以忍受,我希望你可以支持我的决定,但我理解你也许不会同意。不管怎样,我都不会少爱你一丝一毫。"

    写完之后,心空如深渊。里面风来风往,寂寂无声。

    一个未了的心愿,如坠落其中的石子,不见声响,只有他自己听得透彻。

    那近乎于一种乞求:

    还没爱够呀。

    可他只能陪她到这了。

    2010 年 6 月 27 日。

    这是马丁下葬的日子。

    阿灵顿国家公墓里,悲戚一片,唯独不见露丝的踪影。

    她坐在审议庭上,一如既往地宣判案件。

    那是最高法院一年中最忙碌的时期。所有的重要案件,都要集中审判。

    她必须坐镇。

    必须扛起自己的责任。

    于是,狠心缺席了送他的最后一程。

    她确信,

    这是她必须做的选择,

    更是马丁的期盼。

    她与他之间的默契,连死亡也无法割裂消弭。

    那一天,出门前,她特地为自己挑了条深色发带。

    这是她的哀悼。

    除此之外,再无其他。

    她的脸上依然无喜无悲。

    但,最深的悲恸,往往不形于色。

    再后来,人们看到她的办公桌上,多了一面国旗。

    正是马丁葬礼上用的国旗。

    她的温柔亦是如此。

    默默的,寂寂的,不必要张扬,不需要人懂。

    还在的人,不需要懂她。

    而懂她的人,已经远去。

    唯一能做的,是带着他的信念,活下来。

    继续爱自己,爱工作,爱生活。

    她坚持每天健身。

    超负荷工作。

    偶尔,会在没人的时候,悄悄抚摸那面国旗。

    2018 年,她摔了一跤,断了三根肋骨,还依然坚守岗位。

    2020 年,癌症带走了她。

    传奇终于落幕。

    但关于爱的传奇,将在另一个世界续写。

    在那里,没有病痛,没有离别。

    他将迎上来,握着她的手,以情蘸墨,以爱落笔,写下又一个完美的结局。

    天涯地角有穷时。

    只有真情无尽处。